形诸词色

你看星星吗,我的星星?
我愿为天空,得以无数的眼看你。

【泉岚】Stealth -1-

*HPparo

*日常小甜饼,毫无深度,私设如山

*为了欢快而欢快的欧欧西,若有不愉快请直接打死作者

 

 

该死,是那个麻烦的小鬼。

 

在看清楚来者的面容后,濑名泉的心就沉了沉。此时他正披着隐形斗篷,悄无声息地藏在走廊边的盔甲后面。鸣上岚却晃晃悠悠地靠近了,他跟路过的每一幅肖像打起了招呼,也不管是不是陌生的面孔,最终在临近濑名泉藏身之处的地方停下,仰着头跟墙上那位胖乎乎的老妇人聊了起来。从自己身上的长袍到对方裙子上的褶边,俩人共同话题奇多,聊得不亦乐乎。濑名泉不耐烦极了,决定趁现在悄悄溜走。

 

可是大家都能猜到的,他在转身的一瞬间就撞到了那具盔甲......不愧是斯莱特林的优等生。

 

濑名泉简直想掐死自己,但他此刻只能僵在那里,动也不能动。听到动静,鸣上岚立刻警惕了起来,环顾四周,眼神在隐形斗篷的那片虚无处晃了晃,又扭过了头看其他地方。他本以为逃过一劫,神经刚刚松懈下来,鸣上岚就又飞快地看了回来,眨了眨眼睛。

 

......聪明过头了啊,鸣君?

 

鸣上岚迅速念出咒语,用魔杖点了点那个方向,霎时间无数洁白柔软的羽毛从天而降,把隐形衣的轮廓完全显现出来。他快步走上前去,拉起隐形斗篷的一角,接着就把它整个儿掀掉了。魔法太花哨、动作太敏捷,以至于濑名泉都没反应过来,僵站着任由自己暴露了。他翻了个白眼,这又是哪儿来的新魔法......鸣君似乎总会一些奇奇怪怪的咒语,每次勤快地跑图书馆也是为了这个吧?濑名泉敢发誓,鸣上岚学这个一定只是觉得好看——他猜对了。

 

“啊啦是小泉!!早知道就不提前用这个魔法了,本来人家还想着,这么可爱的魔法是要留作惊喜的——”

 

“不要突然黏过来,满身黄油啤酒的味道已经被我闻到了哦?”实际上他突然有点渴了。

 

“哼哼,泉如果不想让斯莱特林扣上几分的话,就不要这么冷酷无情哟~”

 

“哈?鸣君竟然好意思说我,一看就是喝多了在外面瞎转悠,这也是违反校规的啊?”最后一句特地加了重音。

 

“可是人家有老师的特赦令♪”濑名泉看着鸣上岚拿起那张墨绿色的小纸条,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,十分想拔出魔杖来跟他比划比划。但是用魔法动静太大,肉搏自己又打不过——承认这一点真是让人难过,于是他决定只再翻一个白眼。

 

等等,远处又传来了脚步声。该不会是门老师吧?鸣上岚很明显地兴奋了起来,不过谢天谢地他还有几分理智,飞快地挥了挥魔杖,让隐形斗篷稳稳地罩在他们俩身上——拉文克劳的智慧仿佛在身上闪着圣光。其实这件斗篷只是一人用的,好在他们都挺瘦,挤一挤也能勉强遮得住。

 

距离过近了,濑名泉异常清醒地想。他的鼻尖恰好能蹭到对方金黄色的发梢,那种奇妙的气息钻入他的鼻子,直发痒。这时候鸣上岚的头发较白天相比柔软了许多,稍微有点蓬松,果然小鬼就是小鬼,虽然个子高了点。突然有点想揉一揉了,几乎要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。

 

这个时候的鸣君真是迟钝得要死。

 

传闻说鸣上岚和斯莱特林的羽风薰一样,具有1/4媚娃血统。以前濑名泉是绝对不相信的,拥有媚娃血统的只有女性,不容置疑,这两个人伙大概只是有异于常人的吸引力而已。可是此刻他有点动摇了,谁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,按照这样的性格,就算不是女孩子大概也能遗传到这种基因吧......?濑名泉觉得自己没救了,竟然放弃了板上钉钉的真理开始瞎想。

 

胡思乱想之间,脚步声越来越远了,整条走廊也安静地不像话。出乎意料地,在此期间鸣上岚都躲在隐形斗篷下乖乖地站着不动,没有趁机黏过来。濑名泉佯装着松了口气,掐灭了之前的一点小心思。伸手拽下隐形斗篷,那个人还是没有动的意思,“喂,鸣君——”话音还未落,袖子就被死死地拽住了。鸣上岚眨了眨眼睛,一句话也不说,就这么望着他。

 

该不会是真的醉了吧?现在他的眼睛里好像什么都没有,连墙壁上摇曳的烛火都不能落入其中,一副昏昏欲睡随时都可能倒下去的样子。

 

濑名泉十分火大,粗鲁地拽着他往回走。走到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口才想起来——这个麻烦的小鬼在拉文克劳来着?于是只好怒气冲冲地换了个方向。好不容易到了,正当他苦苦回忆以前听到过的拉文克劳口令时,鸣上岚忽然松开一直拽着他袖子的手,飞快地说出口令钻了过去,敏捷极了,过程中还不忘回过头来狡黠地笑了一下。

 

原来这家伙之前是装醉的吗?????濑名泉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,他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:等着瞧。

 

 

tbc.

 

感谢阅读!感谢包容!!

评论 ( 8 )
热度 ( 66 )

© 形诸词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