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诸词色

你看星星吗,我的星星?
我愿为天空,得以无数的眼看你。

【泉岚】Stealth -2-

-1-

 

*HPparo

*日常小甜饼,毫无深度,私设如山

*为了欢快而欢快的欧欧西,若有不愉快请直接打死作者

 

 

晚餐时大厅顶上的水晶吊灯上,永不熄灭的烛火跳动着,只要挥一挥魔杖就能让它们左右摇摆、焕发光芒,而同样闪闪发亮的,还有对面拉文克劳那个家伙的头发。深刻怀疑他背后长了眼睛,视线下一秒就被发现了,鸣上岚转过头来给了他一个wink,眼神里写满了“小泉被我骗过去了的事情,都还记着的哟”。怎么会有媚娃血统这种bug一样的设定?——濑名泉差点就端起手里的盘子扣在旁边朔间凛月脸上。他恼火地转回脸去,不再看那边了。

 

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。啊啊,什么都没发生哦?

 

晚上是knights的例行聚会。作为霍格沃茨知名巫师棋社团,其成员的不正经大概只有他们的末子知道。王様不知从哪儿搞来了这个偏僻的活动室,天花板矮的要命,鸣上岚进来的时候还撞到了头。他很发愁,整个社团好像只有他会这样。自己好像还在长高,末子还小先忽略不计,其他三个人怎么回事?......虽然矮矮的也十分可爱就是了♪

 

他盘腿坐在桌边,把碍事的长袍捞了一捞,托着腮道:“小司司,他们要是永远也长不高了那可怎么办?你说让隔壁赫奇帕奇的小美伽来施个生长术会有用吗?”朱樱司从成堆的羊皮纸中抬起了头,转头看了下后方,肩膀抖了两抖,“鸣、鸣上前辈......”

 

濑名泉站在那里不动,假装没有听到的样子——尽管阴云密布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。心想:“现在一年级的作业都这么多了吗?不过也可以算是一种好事。”鸣上岚就是鸣上岚,怎么可能见好就收。他接着说:“小司司一定要多喝牛奶加油长高,我们knights平均身高的希望都靠你了哦!”

 

太肆无忌惮了。濑名泉忍无可忍地蹲下去,用手捏他的脸阻止他再进行危险性发言,咬牙切齿地说:“对前辈的尊重呢鸣君?不要因为没人管就太嚣张了??”鸣上岚有恃无恐,吐了吐舌头。

 

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除了自己也确实没人管了,这个臭小鬼又不怕自己。濑名泉极度不爽地加大了手中的力度,对方就装模作样地委屈起来:“呜这样犯规!泉作为好前辈是不可以这么凶残的啦!”说着试图向最乖的末子求助。濑名前辈的愤怒他已经感受到了,于是猛地把头埋了下去,一不小心沾了一脸墨水。什么,原来还没有干的吗......旁边朔间凛月趁其不备凑了过来,抱住他当抱枕就再也不松手了,末子不服,末子委屈巴巴。然后王様也跑过来添乱,抢走了一瓶墨水说是要即兴创作,结果在末子的挣扎间全洒了。朱樱司看到自己一片狼藉的魔法师论文,仿佛停止呼吸,就这么软绵绵地倒了下去。朔间凛月则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,这是一个软软乎乎还乖得不得了的的抱枕了。

 

濑名泉现在连白眼都懒得翻了,拿起魔杖就对那堆羊皮纸怒吼“清理一新”。鸣上岚噗嗤笑出了声,正打算说不愧是knights的妈妈,对上他的眼神还是觉得住口为妙。忍辱负重的朱樱司决定,今天的日记里要用红色的墨水写:“knights的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谐”,然后在旁边打个星号。

 

好不容易大家都安定下来,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爆炸的声音。一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了房间里,它的脖子上套着过分宽大的红色围巾,一看就是朱樱家的。它捏着嗓子用尖厉的声音说道:“小少爷晚上好,圣诞节就要到了,先生让我来通知你到时候回家一趟。”濑名泉赶走了怪力凛月,解救了快要真的窒息的朱樱司。他咳嗽了一声挺直脊梁试图挽救自己的小主人形象,可惜家养小精灵已经在拼命弯腰鞠躬,得到回应后就“啪”地消失了,根本不敢看他。

 

正要捂脸再次倒下,他忽然瞥见了一双狡猾的红色眼睛,立刻跳起来躲到了角落里。桌边的鸣上岚也在捂脸,不过是为了不同的原因,他甚至要哽咽了:“救命,人家眼前浮现出了自己老了的样子,就跟家养小精灵一样全是皱纹......”他难过完了,忧郁地靠在窗边,痴痴地看着窗外的天空。末子还以为终于有前辈和自己一样为knights的前途担忧了,感动得热泪盈眶——实际上鸣上岚只是在想,现在的猫头鹰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快了,自己买的化妆品什么时候才能到呢?

 

 

 

......这次聚会一如往常,在小凛月活跃起来之前平平安安地结束了呢♪

 

 

 

tbc.

 

感谢阅读!感谢包容!!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7 )

© 形诸词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