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诸词色

你看星星吗,我的星星?
我愿为天空,得以无数的眼看你。

【王喻张】呼神护卫

*HP paro

*友情向

*傻不拉叽,傻到欧欧西

*没有逻辑,强行剧情,娱乐大家

 

 

1.

“真不敢相信杰西你会进格兰芬多,整天绿绿的明明很符合赫奇帕奇的风格。”

 

“住口吧喻文州,你这么心脏的应该去斯莱特林。不过要是你过来一定会深受教授喜爱,到时候狮院蛇院一起上课时我岂不是药丸。”

 

“拉文克劳代表的是无上的智慧,这说明我和文州是聪明人,你不是。”张新杰还是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。

 

喻文州见状揽住他的肩膀,春风得意,面带微笑地向王杰希挑衅:“不懂了吧杰西卡?”

 

莫名其妙被两个拉文克劳嘲讽了的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反驳,这间小酒吧的墙壁就开始疯狂摇晃,头顶上老旧的油灯也晃来晃去,靠着不知多少年前的固定魔法死撑着。客人们似乎见怪不怪,慢悠悠地放下酒瓶和几个银西可才走出去。

 

王杰希据说天生有神奇的占卜天赋,隐约意识到要坏,匆忙丢下一些钱就想拉着他们俩走。可张新杰一眼就看出来数目不对,坚持要数清楚再说,“人家小本经营不容易的,我们不能随随便便放点钱就走。”

 

喻文州叹气,坐下来和他一起数,王杰希一脸“我早就料到了”地小规模翻了个白眼,护法似的站在旁边,挥动魔杖弹飞掉落下来的天花板碎片——大概是为了防止张新杰被打断又得再来一遍。

 

屋子这么摇晃,真不知道他们俩是怎么把跳来跳去的铜币金币收拾好的。总之,正当张新杰心满意足,把正好的钱币推向桌子中央时,整间酒吧都塌了。

 

三人眼前一黑,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幻影移形时的扭曲感。喻文州很迷茫,于是决定拽住张新杰的袖子。张新杰也很迷茫,打算一个咒语打掉这只来历不明的手,可惜他对攻击这方面的魔法技艺不精,喻文州只觉得手被电了一下,坚持没松手。

 

喻文州委屈巴巴:“新杰你干嘛施咒语我是你的好闺蜜文州啊。”

 

风声呼啸,张新杰他听不见。

 

“新杰,是我啊快住手!!!”

 

张新杰充耳不闻,倒是打消了把这只手甩下去的念头。王杰希目睹了全程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很想捂脸不听。可此时情况特殊没有任何支撑物,失重感格外强烈,他刚抬起手就一个战栗,情不自禁抓住了旁边喻文州的袖子。

 

救命啊,我竟然和他们同流合污了。

 

没有人知道王杰希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,反正到最后他心安理得地继续拽着,安慰自己说:我没喊姐姐妹妹什么的,真是太意志坚定了。

 

 

 

2.

不知过了多久,他们才跌落到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这里飞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掉落下去时还被挂到了几下,仔细一看,不是什么fantastic beasts,是一群飞天扫帚。

 

还真是一群,呼啦呼啦的,在这个牢笼似的房间里乱飞。

 

喻文州掩饰住自己快要爆笑的表情,戳了戳王杰希:“杰西卡这不就是你的本体吗,要不要骑一把试试?”

 

王杰希:“??????????”

 

张新杰默默不语,忧郁地盯着上方看。被问了怎么回事后,才惆怅地说:“我本来想数一数一共有多少把飞天扫帚的,可是它们窜来窜去根本数不清,好绝望。”

 

......哦这样啊。

 

王杰希自诩是这里最擅长冰冻魔法的,决定大显身手冻住这些糟心的扫帚,他英勇地挥一挥魔杖,一缕带着寒气的白雾从杖尖冒出,弥漫开来,瞬间冻住了上方的大片空间。张、喻二人正准备起立鼓掌,歌颂狮院知名巫师王杰希大大,就见冰冻的趋势并未收住,而是继续往下蔓延。

 

王杰希手忙脚乱地想阻止这个惨剧,可速度还是不够快。一瞬间整个房间都冻住了,王杰希和喻文州大眼瞪小眼,僵在冰块里根本动不了。而张新杰冷静地被冻住了,然后冷静地念了个不知名的咒语,甚至连魔杖都没挥一下,喻文州觉得他一定早就猜到这个情况了。顷刻间爆炸的巨响传来,烈焰在这个冰冻的房间里燃烧起来,熊熊的火光映出了张新杰的一脸嫌弃和决绝。

 

王、喻:“大家都是法师系,何必自相残杀呢?”

 

没想到的是,他们没被炸飞,消失的是那些糟糕的冰块。向新杰大大低头,给新杰大大递茶,新杰大大怎么一脸“你们该不会是傻的吧”呢?

 

然后啪嗒一声众目睽睽之下,在冰霜和烈焰的摧残后,张新杰的眼镜片碎了。

 

 

 

3.

安定下来,他们终于开始思考怎么出去了。根据喻文州看过那么多年侦探密室小说的经验,应该是要选出一把飞天扫帚作为钥匙开门。王杰希痛心疾首,飞天扫帚有什么错,飞天扫帚惹了谁,快放它们出去自由翱翔。

 

选“钥匙”很简单,绝对是那把飞得最快、看起来被摧残得最严重的。王杰希捂心口:“太残忍了,这么对飞天扫帚和囚禁play有什么区别。”,决定去解救它们。“真是不堪入目,竟然没有自动消音的吗?”张新杰对魔法部的违禁词表产生了极大的怀疑,同时还在犹豫要不要问一句他为什么这么熟练。喻文州云淡风轻,看破一切,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。

 

很快王杰希就揪着“钥匙”落回地面,看飞天扫帚看得眼花缭乱,心情也不怎么好,直接向门扔去。它撞在门上后咚的一声落地,根本没落入锁孔,门却缓缓打开了。喻文州指指点点:“终于知道‘钥匙’为什么都这么残破了,令人窒息的操作。”

 

一行三人快乐地走出门口,然后就掉了下去。

 

这大概......是个悬空的密室吧。

 

张新杰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,总结道:“我们刚从酒吧掉下去,现在又从这个小破房间掉下去,甚至现在还没到底,这个深度叹为观止。”喻文州很理解他称其为“小破房间”的心情,赞同地点了点头。剩下的那个人:你们这么冷静是怎么回事?

 

“钥匙”探了探,颤颤巍巍地飞下来,很犹豫先接哪个人。没想到他们心特别大,毫不在意承重问题,三个人就一个接一个地、手拉手拽上了这把飞天扫帚。没想到“钥匙”还真成功地把他们拉了上去,越过山丘,越过河流,越过那间密室——到达了一片森林。

 

喻文州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,兴奋地说:“希希杰杰快看!有没有觉得这个特别像我们学校的禁林?”

 

“......?”

 

“傻孩子一激动就幼化,淡定。”杰杰一副很懂的样子。但是希希好像理解过头了,他沉默了很久,伸出手摸了摸州州的头,说:“不管怎么样,阿爸爱你。”

 

 

 

4.

树上刻满了奇奇怪怪的咒语,出于安全起见,张新杰阻止了他们想尝试一下的念头。研究了一番,刻的都是同一句——Expecto Partronum,呼神护卫。

 

所以这其实是......召唤守护神的试炼吧!!可能大概就是逃课的三人被某种神秘力量带到这里补课来了。

 

这个发展,强行,太强行了,使不得。

 

“怕不是要我们自学成功才能出去。”

 

“请不要说出真相,小心雷劈。说真的我对守护神一点都不了解。”

 

喻文州欢快地背诵起来:“一位叫做 Spangle 的专家在他的专著《防御与威慑性咒语》中表示,守护神代表一个人隐藏的、不为人知的却必然存在的性格。”

 

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接了下去:“没有纯洁心灵的人是无法创造守护神的——黑巫师强行施法容易被魔法反噬。”

 

王杰希:“说什么呢,我们的心灵——”喻文州微笑着看过来,他突然说不下去了。

 

都不是磨叽的人,特别是张新杰,还想着要准点回去洗洗睡,于是他们迅速进入状态开始尝试。

 

念守护神咒的时候好像是要回忆一件最快乐的事。

 

精神统一,精神统一。

 

 

 

5.

喻文州想到了刚接到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那会儿。

 

他是麻瓜家庭出身,祖祖辈辈里没一个会魔法的。小时候有几个邻居的亲戚是巫师,他就总被嘲笑会一辈子麻瓜下去,魔法世界与他毫无关联,然后几人就一言不合打起来了。

 

喻文州看着温温柔柔的,实际上挺能打,一对三也没落下风。不过终究是小孩子打架,没什么章法,最后都挂了彩。他被父母狠狠斥责了一顿——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打架。

 

他知道父母也不信自己家会出个巫师,为此反而更加向往那个世界了。曾无意间弄断自己钢笔,从秋千的最高点毫发无伤地跳下来——为了证实能力他真是胆子大。喻文州知道那就是魔法,可是没有人相信,他不是很难过,换位思考一下自己大概也不会信。反正,有点郁闷,但不会放弃。

 

直到家里被狂轰滥炸的信件淹没,他才算是长舒了一口气。有种,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?——住脑,不要耍文艺腔了。

 

诶呀,是索克萨尔。[1]你好你好。

 

 

 

6.

王杰希:“......喻文州,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守护神看起来这么黑巫师?”张新杰沉吟片刻,慎重地说:“其实我一直以来,都怀疑他的内心早就黑化了,你看看他那守护神邪魅的样子。”

 

这个“黑巫师”并没有在听他们说话,他愉悦地吟唱着某种东方诗歌,王杰希情不自禁地跟着念了一句:“啊,空气中有花开的声音。”然后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

不要小觑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。

 

 

 

End.

 

 

 

[1]根据HP原著守护神只能是动物,不过此处请大家包容bug!鞠躬
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形诸词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